栏目导航

news

246cc开奖

主页 > 246cc开奖 >

文明聚焦

发布日期:2022-05-09 15:46   来源:未知   阅读:

  2016年的日历刚刚翻开没几页,纳雍的交通就迎来了载入史册的一件大事——2016年1月10日上午10时1分,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声,贵阳开往纳雍的K9561次列车呼啸而来,缓缓停靠在纳雍站的站台上。在这里,首次开进纳雍的K9561次列车,连同它的司乘人员,遭遇了欢迎它和他们的人山人海……

  钢铁长龙开进纳雍,标志着纳雍几辈人盼望的铁路时代的到来——站台上,和谐号牵引机车的骠悍个头,颜色红白相间的车厢外表,蓝底白字的“纳雍站”站牌,让纳雍人蓄积已久的梦想变得有形有色、触手可及,票面价值40.5元的首发车票也成了当天大部分乘客永久的收藏。

  而就在人山人海看稀奇、观热闹的这一个特殊日子,为织纳铁路项目落地而奔走的一切人等、为铺筑织纳铁路而栉风沐雨的“铁军”,却早已转战到其它领域、其它地点。现场,他们在,或者不在,通车都是一个铁定的事实,他们鲜为人知的付出更是一个铁定的事实,历史,自会铭记!

  2009年之前,贵阳“一环一射两连线”铁路规划就获得国家铁道部批准,其中的一条连线把“脚”伸进了织金县,这无疑给纳雍县争取铁路项目注入了一剂“催化剂”。

  2009年4月14日,在北京专为毕节召开的“4·14”会议上,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所作的《推动毕节试验区从欠开放地区向全方位开放地区转变》的重要讲话,高屋建瓴地按下了毕节步入铁路时代的“按钮”,纳雍由此赶上了建设织纳铁路的趟。

  2009年6月13日,纳雍县设立铁路建设指挥部,随后,郭华(现任贵州省综合交通和区域经济发展中心运输协作处处长)从老凹坝(今玉龙坝)乡党委书记的任上调到纳雍县铁建办,县铁建办自此开门办公。

  为打牢织纳铁路项目的立项基础,2009年7月16日—18日,中铁二院工程集团专家组深入织金、纳雍、水城,实地踏勘,郭华全程陪同。

  踏勘专家认为,纳雍上马铁路项目,一可完善贵州铁路网,二可结束纳雍无铁路的历史,三可使纳雍贯通南北东西,建立起方便、快捷、安全的煤炭运输新走廊。

  俗话说,“撵猪三年会看地”。全程陪同踏勘专家的“门外汉”郭华跑了一圈后,上手很快,竟然弄懂了铁路建设的一些基本常识。

  织金县以那镇、板桥乡、绮陌乡多山,一个连一个的山峰挡住了踏勘铁路走向的专家视线,但当踏勘者在制高点上铺开地形图,通过一个个地名节点,忽略那些标注海拔的等高线,基本上就锁定了铁路的走向。

  返回纳雍,踏勘者又挺进水东乡(今水东镇)一个叫做猫猫寨的小山村,将手势和目光指往东方,去对接头一天在织金县隔山隔水的铁路走向遐想。

  水东切割深,一个又一个的高山毗邻而生,毗邻的高山之间就是峡谷,峡谷最窄的地方竟然只有七八丈。我知道,铁路建设从来都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活,但我真的不清楚进入纳雍的铁路得有多大的桥隧比。

  一次次踏勘的数据汇总,一次次的思路校正,最终,纳雍县铁建办梳理出了织纳铁路基本走向的7个节点:织金北、板桥、大田坝、大龙场、乐治、纳雍、纳雍西。

  当时,郭华的思维方式是:织纳铁路以及织纳铁路的延伸段——纳(雍)水(城)铁路,最好是同步立项、一次建成,真正形成大地意义上的“贵六(贵阳—六盘水)”铁路复线。

  但是,郭华进京打探才知道,100公里以内的铁路项目由铁道部(今国家铁路总公司)审批,100公里以外的铁路项目由国家发改委审批,审批主体截然不同,批准难度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农谚云:“锯断的木头好扛。”为了让纳雍及早修通铁路,实现大进大出、快进快出,郭华请示有关领导后,将织纳铁路之“木”锯断,分解为织纳铁路和纳水铁路,先挑织纳铁路一段扛了起来。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赋予纳雍壑幽崖峭的山川时,也把铁路建设的地质困难留给了纳雍——一沟连一壑,一壑连一沟,修一条铁路多么不易啊!更为困难的是,纳雍铁路“启蒙”晚,国家盘子中根本就没有“织纳铁路”的概念。

  踏勘脚步丈量出来的铁路走向,浓缩成了几句概要性的话:拟建织纳铁路(纳雍段),需设大龙场站、乐治会让站、纳雍站、纳雍西站,连接这些节点的,是大园坡、王家园、高坡田、营盘山、猫场等19条隧道,是武佐河、果比河、高枧、大沙田等22座大桥,桥与隧之比达到了66.8%。

  在贵阳站,站前广场熙来攘往的人流、售票大厅排成长龙的队伍、候车大厅密密麻麻的乘客、电子屏幕上不断更新的信息,让这座旱码头昼夜充满了世俗人间的繁忙。它,连着许多人的出发与归来,连着一座城市的光荣与梦想。纳雍人羡慕。

  在六盘水西站,铁轨上的列车,与站前广场上的公交车、出租车,不断重复着日复一日的衔接,一些人下车或者一些货被卸下,又一些人或者又一些货被带走。相互衔接的火车、公交车、出租车,更多地使得六盘水这座三线建设时期造就的城市像一条鲜活的鱼,不断在经济社会发展的深水里穿梭,做着深度的呼吸。纳雍人羡慕。

  而纳雍这座深藏在乌蒙山皱褶里的小小县城,没有火车通过,它的“呼吸”靠的是现有的汽车站,“肺活量”自是不足。纳雍人自卑。

  然而,信心比什么都重要。当过教师、乡长、书记的郭华,争取铁路项目落地尽管是从零基础开始,但他不缺乏信心,他常常说,远景规划中的纳水铁路、正在争取的织纳铁路,就如同铁路的“小学生”“中学生”梯队,最终,它们都要“毕业”。

  2009年7月1日,新建贵六铁路织金至纳雍至水城段《预可研编制委托书》递交中铁二院。

  2009年7月19日,中铁二院贵阳分院会审织金至纳雍至水城铁路专家现场踏勘得出的《预可研方案》。

  2009年9月10日,六盘水与毕节有关领导达成新建贵六铁路织金至纳雍至水城段项目的市区共识。

  2009年9月15日,贵州省发改委向国家铁道部呈报了《关于恳请将林(歹)织(金)铁路延伸至水城的请示》。

  2010年1月5日,铁道部发展计划司同意按照修建林织铁路建设资本金的投资比例,给予新建贵六铁路织金至纳雍至水城段注入投资。

  一项一项的立项程序,就在日复一日的信心支撑下走完了它的行程。接下来,就是项目等待《预可研报告》审查的大考。

  离年关不到半月,铁道部突然通知纳雍县铁建办,将于2010年2月2日在京审查织纳铁路项目的《预可研报告》。2月1日一早,受邀列席审查会的纳雍工作人员就急急忙忙往北京赶路。

  2月的北京,气温仍然徘徊在零下5度—10度的低温区间,无雨,干冷,倒一杯水在地面,转过头,地面就结冰。

  织纳铁路项目的《预可研报告》审查会地点设在大方饭店,饭店外是纳雍人所不习惯的超级低温,但饭店大厅里的会议引导牌上注明的织纳铁路项目《预可研报告》审查会信息,却给了纳雍工作人员一种陌生的温暖,甚至信心。

  2月2日下午,织纳铁路项目《预可研报告》审查会如期召开,《预可研报告》的编制单位以及纳雍方面,分头作了说明。之后,严苛的审查开始了。

  会议室本身不冷。由于要应答会议现场的各种审查提问,纳雍所有工作人员的手心几乎都捏出了微汗……

  最终,《预可研报告》通过审查。当天晚上,我以《“织金—纳雍—水城铁路”新建项目预可研在京通过审查》为题撰写了稿件,投给《贵州日报》。2月3日出版的《贵州日报》一版刊发了这一消息,向贵州人民尤其是纳雍人民报告了这一重大事件。

  几个月之后的2010年6月8日,铁道部批复成都铁路局所作的《新建织金至纳雍铁路项目建议书》,同意新建织纳铁路,以承担织纳煤田的资源运输任务,促进区域经济发展。

  2010年12月23日,在毕节小坝,贵州省7个重点铁路建设项目的建设动员大会在这里隆重举行,织纳铁路就是7个重点铁路建设项目的一个。

  织纳铁路是贵六铁路复线年。织纳铁路纳雍段正线公里,途经玉龙坝镇、乐治镇、居仁街道、雍熙街道、文昌街道的22个行政村,涉及38个村民组,其中的控制性工程是武佐河大桥。

  2015年6月26日上午10时,随着最后一方混凝土浇铸,织纳铁路第一高桥武佐河大桥合拢。

  惯性常识告诉人们,铁路建设难点不是桥梁就是隧道,一提控制性工程,人们想到的必然就是横跨某个深壑高峡的桥梁,或者就是洞穿某座巍巍高山的隧道。然而,在施工技术越来越成熟的今天,在施工机械越来越高端的今天,桥梁和隧道施工都不过是“小儿科”。

  然而,尽管拆迁难,纳雍还是如期完成了1686亩的正线座坟墓,调处了200多桩大大小小的矛盾纠纷,保证了2016年1月10日的如期通车!(周春荣 周曦)